首页 > 新闻 > 内容

全球生死大数据:为健康决策导航

发布时间:2019-06-28   来源:中国健康界网    
字号:

华盛顿大学的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IHME)承担的“全球疾病负担”(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GBD) 项目,被认为是全球健康史上规模最大的数据科学项目之一。就在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校园中,一座22层高的建筑首层,矗立着一台25000 CPU 的超级计算机,专门用来计算“全球疾病负担”的最新数据。这些“超级健康数据”正在革新世界的健康监测体系,并为从国家到地方的各级卫生主管指明行动的方向。

盖茨基金会的流行病学与监测专家戴维·布莱斯(David Blazes)博士:“‘全球疾病负担’将一个国家的疾病负担情况放在了全球的背景之下,全景式地展现了世界各国疾病负担的最新情况,而不是仅仅考虑一种疾病、一个国家或一个年龄组。”

全球健康领域并不缺乏统计指标和数据,但“全球疾病负担”代表了健康数据在计算和报告方式上的一次革命性的飞跃。IHME的科学与工程高级主任斯蒂芬·林姆(Stephen Lim):“我们从全球195个国家收集了逾10万份数据,涵盖了350种健康问题。每次我们运行‘全球疾病负担’的数据报告,就会产出大约380亿个新的数据。”

产出这些数据,“全球疾病负担”就必须考虑到人们进行健康评估的所有方式。例如,就糖尿病而言,就必须了解世界各地人们诊断糖尿病的不同方式。林姆解释说:“人们可能选择空腹血糖测试, 或是口服糖耐力测试,也就是给你一定量的葡萄糖,然后测量人体对葡萄糖消化吸收的结果。我们需要建立一整套统计方法,以便将这些不同的数据采集方式都考虑进来。”

了解所有这些统计方法仅仅是IHME团队工作的第一步。一直以来,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找出对这些看似无法整合的健康数据进行合理比对的办法。

林姆:“传统意义上说,冠状动脉疾病和抑郁症之间很难比较。冠状动脉疾病是造成人过早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抑郁则让人的身体机能无法正常运转。我们发现,比较它们的最好方法,就是创造一个基于时间线的‘健康损失’(health loss)指标。如果一个人在5岁死去,其生命的损失就远远超过80岁时死去的程度。”

“全球疾病负担”使用的基于时间线的指标,还包括DALY(disability-adjusted life year 失能调整生命年)、YLL(years lost due to premature mortality 由于过早死亡而损失的生命年数)、YLD (years lived with disability 患有残疾的生命年数)等等。这种方法论被证明非常有效,巴西已经在使用这个体系作为国家健康监测项目的指标。

从2003年起便担任巴西卫生部监测主管,并于圣保罗大学任教的法蒂玛·马里尼奥(Fatima Marinho)博士说:“长久以来,我们在巴西监测了42项关键的健康指标,然而,这些陈旧的指标让地方一级的健康数据和干预措施都显得特别分散和碎片化。通过采用‘全球疾病负担’的测量方法,我们已经能够整合自己的健康监测系统。”

当马里尼奥开始在巴西卫生部工作时,时任总统卢拉·德席尔瓦启动了全面的医疗改革。马里尼奥随之加入了巴西新成立的健康和监测秘书处,协助改革巴西流行病学情报系统。当IHME的研究人员联系她为“全球疾病负担”收集当地的健康数据时,马里尼奥带着好奇的心理参加了为期两周的培训。回到巴西后,她确信这是一个可以帮助巴西进行健康监测系统改革的新模式。

马里尼奥:“我们正一步步地扩大‘全球疾病负担’的应用范围。一开始,我们主要是在大学层面上提高大家的认知度。而当学生们毕业后,他们就会继续向各地的卫生部门提出建议。现在,‘全球疾病负担’已经触及各个州,正被他们用来做年度健康报告。”

这种转变在某种程度上引发了巴西健康监测学术分析的复兴。“全球疾病负担”的研究结果成为38篇学术论文的主题,其中包括IHME于《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深度剖析报告。

马里尼奥:“这有助于人们看到我们在巴西取得的进步,这也表明我们已经缩小了富裕的州和和贫困的州之间不平等的差距。我们预计到了这个进展的可能性,但在将‘全球疾病负担’应用到巴西之前,我们缺乏有效的评估办法。”

“全球疾病负担”的强大优势就在于其全球的视野,大大提高了国家层面以下各级地方公共卫生情况的可见度。在巴西,这个优势以多种形式得以体现。2008年,枪支管制法通过,降低了巴西全国范围内社会暴力案件的发生率。然而,“全球疾病负担”的数据报告指出,这个成果主要是因为圣保罗等城市地区的暴力事件大幅降低,而在巴西的农村地区,暴力事件不降反升。

当寨卡疫情在2015年和2016年爆发时,“全球疾病负担”的数据让马里尼奥工作的卫生部能够快速响应,新生儿的健康政策得以针对性地调整。在巴西某地区,腹泻儿童病例陡增,“全球疾病负担”数据让人们及时发现了当地的水质污染情况。

马里尼奥:“巴西是一个大国,‘全球疾病负担’帮助卫生部与各地专家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并为改变国家医疗政策提供了全国范围的案例。”

与此同时,在西雅图,IHME团队陆续推出了一系列综合性的报告:全球中风病例上升报告、全球伤寒负担报告等等,甚至还有各国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展分析。

“全球疾病负担”让全球健康情况得以完整真实地呈现出来,还揭示了各个国家层面以下各级地方的健康趋势,为各级的卫生主管指明了行动的方向。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